居南韶安

自专窥宋我上东墙

我希望你冷静,不要被事情所干扰


我希望你能接受所发生的一切,我希望你是幸福的


我希望你能做到风平浪静,不连累他人


日后的路还长着呢,一步一步走


今天在想卫练时突然感觉

不是庄叔拒绝了感情吧(是个杀手莫得感情)

而是他真正认可的感情太少了,很少有人他是真正赏识认可的

你看他身边-非哥,阿紫,大叔 这些都是同类中佼佼者

所以他不是没有感情,而是他的感情只给了了一小丢丢的人

一小丢丢感情中最纯粹的

就给了小红花

短篇一

短篇一

*学院时期

*未交往注意

*冬天大家注意不要感冒了( 。ớ ₃ờ)ھ

朱竹清今早准备起来修炼时便觉得浑身使不上力气。刚掀开被子头一沉又倒回床上睡着了,再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皱了皱眉,她抬手试探一下了一下额头,确定自己是发烧了。

“该死……”她在心中暗骂一声。

今天大师要来检查前段时间修炼情况,估计还会有几场对战。

把睡的稍乱的头发往后烦躁地拢了拢,她走到卫生间洗漱。

她今天状态糟透了,刷牙时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泛着高烧未退的潮红,双眼不仅无神而且还稍微有点肿,反正不像是能赢对战的样子。

吐出最后一口漱口水,她接过水龙头的水随意的往脸上拍了拍。清晨湿气润在其中,拍在脸上时冷的她咬了咬牙。

换下睡衣时她回想导致自己生病的原因:昨天她照例在林中修炼,出来时已是下午日落的时候了,身上汗水未干,风吹来是要凉一点,可是早在一旁等着戴沐白在她修炼完时就赶紧递了披风和热水过来。她没有接披风,倒是磨不过他,就着那杯子喝了点水,也不觉得冷。

怎么就会感冒了呢?她扶额不得解。

出宿舍门时看到小舞和荣荣已经在门外等着了。两人嬉笑着不知在说些什么。

“呀,竹清,你脸怎么那么红?”小舞一见她就满脸疑惑,“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她摇了摇头示意无事,眼前的人和物却越来越模糊。她腿一软,险些被台阶绊倒。

“你呀……”两人赶忙扶起她,“荣荣扶你回去休息吧,我给大师讲一声,说你今天发烧了,来不了。”

她再欲摇头时,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时自己在床上,被子盖得很严实,窗外大束大束的阳光射进来,已经是中午了。她一侧头,床头上放着几块蛋糕和一张纸条。

“我给你买了一点吃的,大师叫你今天好好休息。”落款是小舞,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笑脸。

她心里一暖,整个人也放松下来缩在被子里。她饿过了头,也不愿意吃东西,正欲翻身继续睡时,听到敲门声。

她赶忙起来理了理衣服去开门。

开门抬头便看到他站在门口。应该是刚结束了对战,汗水还覆在皮肤上,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片亮光。右手臂上还有血迹,左手提着个饭盒。

“吵着你了?”戴沐白低头看她,她脸上泛些不寻常的红,发梢乱散在肩头,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她摇了摇头,也不让他进来,就无表情的看着他,像往常一样。

但直觉告诉他,她今天很温柔,大概是病着的缘故。

“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点饭。”他抬手覆在她额头上,“嗯……是有些发烧。”

她偏过头侧开,浓浓的鼻音里带了些不寻常的东西。“进来吧。”

他把饭盒往小桌上一放,“啪嗒”一声,饭菜的香味钻入她鼻腔,勾起了刚刚压下的馋虫。

她也不拒绝了,坐在他对面慢慢吃起来。余光扫到他手臂上的血迹,她咽下一口饭,抿了抿嘴。还是开了口。

“你手臂上是怎么回事?”她眼睛扫了扫血迹,觉得应该不是大伤,又低下头夹了一筷子菜。

“没事,对战时大意了擦了一下。”她的关心让他心情大好。

“床头有药水。”

他摇头刚想说不用,被她抬头看了一眼,乖乖地去拿了药水清理,上绷带时却犯了难。

她看在眼里,放下筷子伸手过去给他绑好了绷带。

“下次自己清理好了再来。”

闲话

鞋一脱,拿个靠枕一放,裹着被子看kindle,人生大乐

#斗罗大陆动画[超话]##沐竹[超话]# 新一集(30)的糖不完全总汇[心]

p1:我知道你们俩以后是cp,情侣站姿不要太明显[doge][doge]

p2:心疼胖子一秒,你不中毒谁中毒๑乛◡乛๑

p3:护妻狂魔上线!

p4:男友力爆棚诶……咳咳,虽然你是妻管严[doge]

p5:不知道怎么就截到这个了,老大依旧护妻,胖子的姿势xswl

p6:护妻!

p7:吹爆mz颜值!!

p8:你俩又暗搓搓对视嘛[doge]

p9:依然虐狗呀。

感觉动画有意识的把各组cp放在一起,cpg很满足了!!两人的糖也很多啦!!暗搓搓的,但很甜。

今天依然是mz的显微镜女孩!!

啊……我永远爱方亚芬阿姨(*´∀`*)

重刷了几部剧场版

感觉不二子真的是恃宠而骄

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团宠?

十日戒(二改)

她挑起一盏灯,将灯里的纸捏出来看了,又放回去。刚巧偏头时看着他正噙着笑看自己。

“你笑什么?”

盖聂摇摇头,“姑娘挑了灯看了纸,却不作反应,又放了回去。”

端木蓉递了灯给他,复挑起一盏雕着”福寿喜“字样的半旧灯,细细端详着纸条,“世人做灯寄愿,不过是做个念想罢了。真正苦衷,或许自个儿不愿解决,便想个法子,写在了纸上随灯流到我这山中,过了我这垂青池,出了我这山,又流入凡世。倘若有缘见到自己的灯,便觉着是有神仙显灵,保佑了他们,岂不笑话。”她手一松,那纸条便飘飘入灯。

盖聂在旁听着,随手接过灯。轻放在水面上,转眼望向她。见她一边轻声与他说着,一边忙着躬身从水面上不停地取灯、抽纸、展开、细看。偶有纸条上的字惹她不高兴了,便暗暗皱一皱眉。但那样的神情总是不易出现,浅浅一过,便没有了。但他总庆幸自己对她总有格外的认识。

大抵天下有情人总会暗暗观察身边人,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看她,就不想什么,只是看,结果有一天突然发现她的喜怒哀乐都在心里了。

看到端木蓉第一眼,盖聂第一个想法便是“得救了”,第二个便是这人生得一副好模样,美,第三个便是—

我喜欢她。

在规矩和约束间行走的盖聂,第一次生出了些放纵的想法。

他黑夜里闲想时便想要肆意的要她,但却在白天时对她温言温语。

他曾在昨天一直细想关于“他是否是一个伪君子”这一从未出现在他之前人生中的问题。

但就在刚刚看她她手中那盏灯散出来的光时,他突然就理解了。

他没偷没抢,没强迫人姑娘,一切是因为情罢了。

反正总不能去怪那场恰好落在她房门前的雨罢……

他眸子一暗,空出来的手不自觉的在体侧握住,又展开。

就这样无言了很久,她看灯,他看她。

“世人求言,不过是求自己所想之言罢了。”终是他出言打破了宁静,“如今虽然刚进秋天,晚上凉意还是比之前重了几分。这灯是看不完的。姑娘还是要小心身子为好。”

她借着他伸过来的手起身,向他点头致谢,理了理稍有些皱起的衣衫。

“如此回去罢。”

十日戒

想写长篇,发个片段监督自己

不要脸占一个tag๑乛◡乛๑

初心不变

她挑起一盏灯,将灯里的纸捏出来看了,又放回去。刚巧偏头时看着他正噙着笑看自己。

“你笑什么?”

盖聂摇摇头,“姑娘挑了灯看了纸,却不作反应,又放了回去。”

端木蓉递了灯给他,复挑起一盏雕着”福寿喜“字样的半旧灯,细细端详着纸条,“世人做灯寄愿,不过是做个念想罢了。真正苦衷,自个儿不愿解决,便想个法子,写在了纸上随灯流到我这山中,过了我这垂青池,出了我这山,又流入凡世。倘若有缘见到自己的灯,便觉着是有神仙显灵,保佑了他们,岂不笑话。”

盖聂在旁听着,随手接过灯轻放在水面上,转眼望向她。见她一边轻声与他说着,一边忙着躬身从水面上不停地取灯、抽纸、展开、细看,一时间便觉得万千水上灯明只皆暗淡,唯有她手中那盏还散些许暖光。

他眸子一暗,空出来的手不自觉的在体侧握住,又展开。

就这样无言了很久,她看灯,他看她。

“世人求言,不过是求自己所想之言罢了。”终是他出言打破了宁静,“如今虽然刚进秋天,晚上凉意还是比之前重了几分。这灯是看不完的。姑娘还是要小心身子为好。”

她借着他伸过来的手起身,向他点头致谢,理了理稍有些皱起的衣衫。

“如此回去罢。”

日常闲话·一

最近实在没有什么关于这一对的灵感。答应了要更文,都已经6号了,还没想出什么来,便胡扯一些关于沐竹的。

一下所有观点仅代表个人,如要开撕,不好意思,我的文,您左转不送。

最先接触这一对是小学时在知音漫客上,我还记得是他们换装那里(比赛之前)。我对于角色偏爱于御姐这种比较理性,冰冷的角色,纯属个人癖好,所以当时就被小清吸引了,觉得怎么会有那么没的角色,对老大倒是没有太大的想法。

后面悄悄咪咪上网搜了斗罗大陆的小说来看,我还记得当时有这个小说的网站上都会有一些色情广告,所以还得瞒着父母小心翼翼的看。后来就知道了她有个未婚夫叫戴沐白,两人有一些纠葛。

现在长大了来看,其实两人的故事还是难免落俗(网络文学的弊端),再加上是配角,描写不是很多,但足够让那时的我感到十分甜蜜。

我还记得班上也有一个同学很喜欢他们,我们刚好一道回家,会讨论里面斗罗大陆里面的那些情节。

记得当时看到绝世仙品配七怪时两人难得的互动我觉得真的是用现在的话来说就叫“甜蜜暴击”吧哈哈!后面奇茸通天虎破龙那一章两人定情时,我心心念念期待着漫画里面画出接吻的情节。

其实自己一直都是他俩的小迷妹哈哈。当年有一期漫画是老大和小清的封面(就是类似婚礼的那一期)我买了三本,然后班上同学的爸爸是印刷厂的,每次我们都可以从他那里拿到新的漫画和那种商店里面才有的海报,我讨要了两张,至今这五样东西都还在我文件夹里。我发小家里也有第一次两人同框的那一期,我软磨硬泡拿了回来。还拿了好多有他俩铜矿的漫画,现在想起来我发小也是很无奈了哈哈。

知音漫客出的周边我会攒零花钱去买,实在没钱就不吃零食省钱去买,他俩的东西装了一大个文件夹。什么笔记本,贴画,包书的,应有尽有。

现在想起来当时也很疯狂了。

我现在可以很清楚记得小说中他俩的片段,手机上斗罗大陆的书签里全是标记他俩的片段。

我为什么喜欢他俩,这其中原因很复杂。我以前给看这个贴子的小妹妹聊天时讲过,有时候你喜欢的cp/角色就反映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或者你向往什么。

小清确实是个冷角色,我一直偏爱这种角色。可我更爱的是她冰冷中的柔情。其实很奇怪,按老大那种性子,面对家族斗争更应该鼓起勇气去面对,去热血的战斗,但他选择的是堕落,流连于女人之间(老婆原话),但就是这样一个在未婚夫选择逃离他乡孤独无助的女孩子,选择了去寻找自己的男人,或许那时候她并不这样认为,只认为他俩是一根草绳上的蚂蚱。但是做出这一步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所以这个女孩子在面临生命之压时露出的坚韧让我有很大的触动。

而且如果好好读两人定情以后的片段,她是很温柔的。如果说之前那段感情是她占主导的话,那么后来就是老大更占主导一点。

老大索吻时红着脸吻上去,老大追杀狼盗那一章,看见满身是血的老大,她首先跑到他面前,老大解释后揉了揉她的头(爆宠溺好嘛!!),五年之约后在来史莱克的路上两人开玩笑时老大也揉了小清的头。去海神岛上描写两人都是依偎在一块,什么抱在怀中啊这些暗戳戳的小细节真的很甜。

所以甜得让我忘了这是两个在灭口之险下逃出来的落难情侣。

我之前有看过小清的粉丝说老大配不上小清,毕竟是有过许多女人的男人。

首先,我从来不逃避这一点,写文时也提到过,因为这是事实,加上我确实吃这种情场老手x冰冷御姐的cp。但是我认为,他对她的感情都可以让她原谅,我们为啥要揪着不放呢?

老大很帅,这一点很肯定的,而且足够man。

但是他不是很外向的那种,七怪之间的打闹有时候会让我们以为他好像对外人也如此。但实际上不是。在他们第一次去比赛时就说过,他也很冷漠,很暴躁。

这大概和身份有关,堕落的皇子依旧是皇子,天生的贵族气改变不了。

不知道大家记得他俩第一次吵架吗,就是有关品味那里。小清说老大令她恶心,然后老大就发火了。说出了“你给我站住”这种话,还差点使出魂技,书中说“自她来后他就压抑着自己,容忍着她”

这里老大对于小清除了喜欢以外,没有爱情。

其实换个角度,小清开始确实做得比较过分哈哈哈,但是老大依旧容忍着她。

是容忍,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容忍,是她的男人对她的容忍。

但其实真正让我感动的是金苍蝇那里老大的表白。什么一开始就知道她是来督促自己的。一开始就做好打算如果考核失败说什么也要保住小清,这无关爱情,是作为男人的责任。

最让给我感动的是下面的话:

随着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却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我的心变得自私起来,我不想死了,因为我要和你在一起度过未来的每一天美好的日子,一起度过未来的每一个春夏秋冬。所以我开始拼命的修炼,不为生存,只为了能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一点。

看一次哭一次。

真正长大了以后再回过头看他俩,才觉得他俩的感情很深。

斗罗大陆是一篇“爽文”但是我们就此提出来细细思考,还是会觉得当年看东西很浅显。

你生在皇家,生下来便要做好打败手足的准备,不是孤身一人,有一个青梅竹马陪着你。

何等仁慈却又何等不幸。

一旦成功,她陪你君临天下,一旦失败,有情人双双落难天涯。

你生在望族,生来便有婚约,要为生存而战,此时枕边人堕落逃离,你是否还能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小清于老大,还有一层救赎的关系。她让他看见前路有光,他从泥潭里爬起来,抱起她,走向未来。

所以我很不喜欢后来漫画的改动,在这里得罪一下因为邪哞圣王进坑的小伙伴。

你改了他俩的命中羁绊,一下子让这个感情肤浅了很多。

删去了为生存而战,便很难理解小清当初对老大的冷漠,很难理解书中老大为何红着眸子喊出“为了竹清,今日一战,我就是死我也绝不会输!”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上面我提到的真情告白。

另外,公主是什么鬼?朱家给人感觉应该是朝廷上的大家族,不是什么封地的公主。两人是平等的。

活生生的拆散好鸳鸯,硬要装才子佳人,不好意思,看不下去。

我心心念念的接吻表白也没有,差评.

原谅我的语气比较冲,现在就看动漫怎么样了,不过我对玄机一向有信心